一夕一散

一夕一散

她从街头走出,撑一把二十四骨纸伞,一身紫色长衣,穿过细细雨帘,缓缓而来。

凌乱的街道,匆忙的人,滴答滴答的雨声。

竹伞微倾,遮住半张脸,但见伞下,一双素手,透着泠泠冷意。

听说了吗,昨晚那个左丞相被杀了。

真的吗?

嗯,也不知道是谁杀的呢。

管他谁杀的,反正是在为民除害。

茶馆的屋檐下,避雨的两人正在唠嗑。

她脚步一滞,雨水沿伞而下,吧嗒一声,在她心里落出清脆的声响。

伞面微微抬起,露出一张脸,神色淡淡,唯双眸浸染了雾水般,迷离恍惚。

 

一座院落前,一个撑着竹伞的紫色身影。

门里有脚步声渐近。开门,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妇人,肩上还带着包袱。

楼吟?年轻妇人面露诧异,显然没有猜到她会来。

风楼吟看了一眼年轻妇人的包袱,没说话。

年轻妇人神色有些尴尬。

那进来坐会吧。她说。

 

 

温热的茶水,氤氲着缭缭白汽。

明天,我会离开这里。风楼吟说。

什么时候回来?

心底又是一声吧嗒,风楼吟执起茶杯,眼前掠过进门前年轻妇人匆忙藏起桌上信件一幕,一杯热茶,将饮未饮。

片刻,她放下茶杯,说,折月,左丞相死了。

折月手上一颤,茶壶里滚烫的水翻了出来,溅到了风楼吟手上。

她慌忙查看风楼吟的手,却被风楼吟抬手挡住。

没事。 

 

一男子从里屋走出,看见折月和风楼吟,有些吃惊。

这就是我与你常提起的那人。折月将他带过来

男子向风楼吟颔首,风楼吟微微点头。

我该走了。风楼吟说。

你要去哪?折月低声问。

很远,很远的地方,也许,再不会回来了。

 

送到门口,她看了一眼天空,仍是细雨霏霏。

左丞相的事?折月欲言又止,声音有些颤。

风楼吟不回答。

她撑起伞,走出几步又停下。

折月,你就好生活着吧。她说。而后走入雨幕里,寂寂紫色身影,渐行渐远。

 

待她走远,折月脸上已是一片水泽,泣不成声。

一旁的男子不知所措。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然而却只听得折月梦呓般重复着两字,晚了。

 

风楼吟在雨中停下,缓缓抬手,手心,赫然是一片暗红。

那个人的声音尤在耳边,他说,你杀了我,你也活不长。

毒已经深入骨髓,无药可救。

 

她想起折月的包袱,折月的信件。

还好,我没有晚。风楼吟淡淡一笑。

如果必须要有一个人背负起血债,那么……

我来好了。


本文地址:http://blog.here325.com/detail/18
版权说明:文章如无特别说明,则表明该文章为原创文章,如需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说明:本站使用阿里云服务器,如果您喜欢我的网站,欢迎收藏。能捐赠支持一下就再好不过了。

相关文章

随心小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