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约

花约

浅浅风声撞破死寂,有阳光缓缓推开黑暗。

我睁眼,看见的是蔚蓝的天空,高耸入云的树木。

坐起时,满身落叶窸窸窣窣滑下,我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陌生的森林中。

 

目光扫到不远处,有墨绿深潭,一男一女走在潭边,忽而男的纵身跳入潭中。

我愕然。

但见那男子一靠近潭水,水便自动褪去。他退后,水再涨回。

恼怒爬上脸庞,男子闷声不语,片刻后与女子沮丧离开。

 

他们走得急,我暗自在身后,转个弯,却跟丢了踪影。

未及想清,身后便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定睛看,是一支队伍,密密麻麻的人影,长到看不到尽头。靠近时,却见队伍中人一个个目光呆滞,面无表情。

请问?

我想问个路。

没人回答,依旧是刷刷的脚步声,和空洞的眼神。一片黑的瞳孔,映不出一丝光影。

我犹豫半晌,终是抬手,然而触及一人肩膀时,全身却是一滞,再不听使唤。

意识模模糊糊,只剩下一片混沌。

 

清醒时,已经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

潭边那对男女,此刻也在广场人群中,隔着一段距离。

有女子拖着黑色曳尾裙从广场中央走出,如瀑黑发直泻而下,眸色如夜,血红薄唇微抿,冷冽逼人。

她身旁一个男子,长衣宽袖,但见他五指轻绕,一朵曼珠沙华便出现在他掌心之上。

去吧。他一挥袖,声音低沉充满磁性。

我听得有一瞬间的恍神,直觉有些熟悉。

花自他指间滑落,落入土中,即刻生出根来,扎扎实实立在土里。

他转身退后的一刹,似乎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

我忙低头。

那个人?女子似乎发现了我,细长的眉眼一挑。

不过一个被控制了的人。男子平淡回她。

话很管用,她移走了打量我的目光,只转身与那男子离去。

 

他们一离开,队伍中人便逐个走到那株花旁边,割开手腕,任凭血滴入花下。

整个巨大的广场,血香在萦绕,久久不散。

疑问与恐惧同时压在心底,我的呼吸渐渐不稳。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怕一个动作,会万劫不复。

彼时,余光捕捉到到潭边那对男女眼神里其他人所没有的恐惧之色。

 

人群在移动,我不动声色靠到他们身边。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低声问。

他们转头一惊。

你还有自己的意识?

我点头。

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抓我们回来是以血养花的。男子说得很小声。

以血养花?

看见前面那些人没有,血滴干之后就再回不去了。

那你们为何不逃?

他俩相视而后苦笑。这里根本不是我们的世界。广场后有个深潭,出口就在那里。可是我们试了好几次……

他摇摇头,没再说下去。

 

我想起在树林中初见他们的情景。还想再问多些时,却发现方才那冷艳女子和那长衣男子不知何时已回到人群中央,正迎面而来。

我尽快平复神色,却没有压住心跳声。

脚步越来越近,咚,咚,心跳一声,两声。

她在我面前停下,目光紧紧盯着我。忽而长手一伸,朝我颈间袭来。

我下意识一退,躲开了。糟糕!

果然。她冷冷一笑。子洌,帮我把她处理了!她对那长衣男子说。

长衣男子没说话,只缓缓向我走来,凉薄的唇边有浅浅笑意。

这笑,似曾相识。

但见他扬起指尖,就要袭来。

 

我瞬间想起什么,一咬牙,推开人群,奔到那株花前,用力想拔掉它,却是徒劳。

子洌,快阻止她!女子大惊失色。

旁边站着一个仍不清醒的人,他的腕上还滴着血。我看见曼珠沙华的根,一呼一吸,啜饮着土里的血。

血?

我细心一想,夺过短刀,往手腕狠狠一割,顿时血流如注。曼珠沙华如获甘霖,刹那全部活跃起来。我趁机将刀用力往花根一插,而后再用力一扯,曼珠沙华被连根拔起。

 

与此同时,人群里所有的人恢复了意识,整个广场混乱不堪。

女子发了疯般向我袭来。

我自知必死无疑。

腰上忽然一紧,那个长衣男子已将我带起,离广场越来越远。

子洌!

女子的声音响彻整个空地。

 

待他停下的时候,我们已经在深潭边上。

他用手轻轻在我的腕上一划,滴血的手腕立即停住流血,不过片刻连伤口也消失不见。

你是?我问。

深潭就是出口,去吧!他道。

他们呢?

那株花必须由你来毁掉,现在它没了,他们清醒后也都会回去的。

我一步步走向潭里,水竟没有褪去。

回头时,长衣男子站在那,看着我,唇边是意味深长的笑。

 

待水彻底漫过头顶,我终于记起来了。

那天,我因为伤心,一个人去了树林,然后遇见了一个长衣男子,他唇边有浅浅的笑意。

他给了我一株叫希望的花,让我种在一棵大树下。

我问他叫什么名字。子洌,他说他叫子洌。

然后,我就在那棵树下睡着了。

树叶落在我的身上,堆成了一个冢……

 


本文地址:http://blog.here325.com/detail/19
版权说明:文章如无特别说明,则表明该文章为原创文章,如需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说明:本站使用阿里云服务器,如果您喜欢我的网站,欢迎收藏。能捐赠支持一下就再好不过了。

相关文章

随心小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