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花散

菱花散

传大地有菱花散,为万年前谪仙遗落之辉。有心怀不轨者盗菱花散以扰乱苍生,上天集五位能人,欲借其力收菱花散归于天穹。

角色:子午、风灵、周玉、无词、楼吟

故事,从周玉的记忆开始,一本书,一段记忆,引出周玉蛰伏心底的一段情伤。周玉弃四人而去,后无意发现菱花散踪迹。偷盗者逃至东海,搅起漩涡,五人寻来,由摆渡人引路,至漩涡,收回菱花散,而摆渡人却无端丧生……


当他俩把周玉的书递到我面前时,其实我是拒绝的。

周玉要是知道了这事,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我。

可最终,还是拗不过那几个八卦心泛滥的人,包括我。

于是,我随意翻开一页,把指尖抵在字里行间,闭上眼。

指尖在散发着墨香的纸上摩挲而过,至半,突然一顿。

字字句句在指尖碎开,汇作一股墨,涌至脑海,慢慢晕染出一副黑白的画面。

是一张女子的脸,清婉若水,眉目间却带着朦胧的哀伤。

黑白渐渐加深,倏然画面消散而去。

我睁眼,眼前是那两张写满八卦二字的脸。

怎么样?看到什么了?他俩齐声问。

我未作答,低头,只见指尖所到处,是字。

难怪,画面是黑白的。

怎么样嘛?他们迫不及待。

是个姑娘。我说。

还没等我说完他俩就笑了,就说周玉是想姑娘了嘛。

死了。我补充道。

他俩先是一愣,而后一片寂寂。

呵,门边传来一声冷笑,是子午。他倚着墙,双手交叉环胸,一脸不屑。

偷窥别人记忆,和贼人有什么区别?

自知理亏,我把书合上起身,尴尬笑了笑。

无词和风灵也不自在地摸了摸脑袋。

你们,就这么好奇?另一个声音在门边响起,无巧不成书,周玉就这么来到了门口。他黑着脸,先是扫了一眼无词和风灵,接着视线移到我身上,眼里几乎要腾起一股火来。

我自知,活罪难逃。

周玉,我们……不等无词解释,周玉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无词与风灵一急,赶紧追上去。子午回头看了我一眼,勾了勾唇角,表情分明在说看你们干的好事,而后也跟了去。

我匆匆忙忙收拾好,走出门时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书,脑中浮掠过一个小小的身影。

未及多想,我提步跟了上去。


至电梯口,才发现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我赶紧摁下电梯,电梯来了,里面挤着一群人。

心思不在,所以随意按了层数。

耳边突然有骚动,我回头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我下意识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刚才自己的举动,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

电梯停了,所有人啊了一声, 奋力涌出电梯,你推我撞之间,却十分完美的避开了我。

瞬间变空的电梯,只剩毫发无损的我。

待电梯再度合上门,我看见电梯层数不知何时多了个5402

我刚才按了5402

当我隐隐察觉出异样时,头顶上传来咔咔的声响。

抬头,电梯正以极其诡异别扭的姿态在向上压缩。

电梯里的空间越来越少,意识模糊之间,有光来袭,一个晃眼,耳边一声嘀,周遭似乎复归平静。

睁开眼,电梯停了,门打开。

眼前,是空荡荡的楼层。

楼层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无数的镜子。镜像折叠之下,幻影丛生。

我看见镜子里的我,从电梯走出。哒哒的脚步声在深寂的楼层里游游荡荡,异常尖锐。一呼一吸,也似乎变成了鬼哭狼嚎。

一个人,无数缭乱的影子,还有,逼仄的空间。

我心里渐渐有些扛不住,却始终找不到出口。

自作孽,不可活。

周玉的幻境,又岂是我说走出就能走出的。

楼吟,楼吟。有人在喊我。 

待那人身影走近,周遭镜子全数破碎而去,消逝空中。

我此刻置身的,不过一条简单的走道。

楼吟。无词俯身看我,你没事吧?

我深呼吸,终于放松,摇摇头。

周玉那家伙,也太小气了,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幻境开你性命玩笑。

我自嘲一笑,本来就是我的错。

无词无奈,那我们走吧,他们还在等我们。

嗯。


见到子午和风灵,是在一座歌厅前。

灯红酒绿之下,笙箫靡靡。

你们怎么在这?我问。

子午没有理我。风灵向我示意了一下里面。

周玉在里面?

风灵点点头。

他怎么会来这?

无词指了指歌厅的广告牌,楼吟你看那。

我抬眼,但见广告牌上,有熠熠之光。

是菱花散!

我想周玉是发现了这里的菱花散才跑来的。无词道。

我作势要进去。

子午抬手一挡,晚了,他说。

什么?

子午白了我一眼,一副懒得跟你解释的模样。

风灵赶紧替他回答,偷菱花散的那妖物跑了,周玉已经跟着他去了。

跑到哪里了?

东海。


东海边,周玉寂寂身影立于岸边。目光所眺望之处,天空一片暗黑。

那妖物呢?子午上前问。

周玉却把目光投向我。

我有一个儿子,他答非所问。

子午翻了一个白眼,无词和风灵在一旁目瞪口呆。

唯独我,听得平静。

他的母亲,是平凡之人,她死前最后一句话是,不要为我用菱花散。

无词和风灵听得呆若木鸡,子午也不免露出愕然之色。

是的,很早之前,我已经寻回了菱花散。菱花散有复活之力,可她,却拒绝了。她,想守住菱花散。

周玉娓娓道来。

我不禁插了一句,她想守住的不是菱花散,是你。

周玉笑了笑,我很久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菱花散,却被我再次弄丢了。


东海漩涡起时,大祸已成。

收回菱花散,迫在眉睫。

可去那里,还需有人引路。


有摆渡人至,是一位女子。

听说你们要去东海漩涡,我知道方向。她说。

于是,我们一行五人坐船,摆渡人带路,向东海之心而去。


摆渡人的木舟在前面悠悠荡荡,我知道,这样的木舟,一旦靠近东海之心,必将倾覆。

姑娘,我喊。

她回头看我。

就到这吧。再见。

摆渡人点头,而后开始折返。

再见,她还不忘回头向我们摆手告别。


就在此时,雨啪嗒啪嗒砸了下来,不过眨眼,周遭只剩白雾与疾风骤雨。

是那妖物用菱花散掀起的漩涡之力。

浪头涌来,大有吞噬万物之意。

糟糕,刚才那姑娘。风灵喊了一声。

待我们望向那摆渡人时,宽阔的海面上,已只剩一叶倾覆的木舟。


狂风骤雨遮天蔽日,东海一片黑暗与汹涌。

当务之急,是杀掉妖物,收回菱花散。

然而几番厮杀,我们五人力量渐弱。

怎么办?风灵有些着急。

记忆,幻境,和力量。

我要去漩涡之心。我边说边纵身一跃,跳入东海之中,无词想拉我已来不及。

周玉,我会取回妖物的记忆,你替我织造幻境困住他。

好。


世间万物皆有记忆,妖也不例外,而弱点,就潜藏记忆之中。

它的弱点,是什么?

在它的记忆里,我看见了周玉,看见周玉的妻子,看见了躲在他俩身后的,一个为爱痴狂的男子。

倏然睁眼,指尖一颤。

原来,这世间的牵扯,比我想象的要复杂更多。

我把妖物的记忆带给了周玉。

当年有着那么一个男子,深深爱着周玉的妻子,却只能躲在暗处,看着周玉与她琴瑟和鸣。待她死后,不甘心疯狂发作,化作深深的执念,最后一念成魔,盗了菱花散,欲毁天灭地。

既你已死,我便要这天地,为你陪葬。

这是,他的执念。


周玉先是一愕,而后面露苦涩。

不过,也是,可怜之人。他说。


周玉织起幻境,幻境里,那个男子,和别人有着很好的归宿。

幻境起,东海汹涌之势变弱,子午,风灵,无词同时将力量凝于手心,接着击向漩涡。震耳欲聋的轰一声过后,所有,归于平静。


空中飘起细雨,平静的东海面,一叶倾覆的木舟显得孤寂无依。

周玉握着菱花散,眉头深蹙。

子午双手环胸,上前一步。如果要为了这菱花散而牺牲人的性命,那这菱花散,要来何用。

我,无词,风灵沉默不语。

周玉似乎已有决定。 


他把菱花散留在了东海,留给了那个摆渡姑娘,三十年后,她将复活,再次醒来。


我们离开了,平静的东海,不过一舟,一沉睡的姑娘,如此而已。


至于三十年后的故事,自有后来人述说。
























本文地址:http://blog.here325.com/detail/40
版权说明:文章如无特别说明,则表明该文章为原创文章,如需要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说明:本站使用阿里云服务器,如果您喜欢我的网站,欢迎收藏。能捐赠支持一下就再好不过了。

相关文章

随心小札